不保护就没了 拯救野生动物

来源: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 作者:开户送彩金可提现  发表时间:2018-05-21 18:49

  保护野生动物最大的意义就是:你不保护,它就没了。

  在保护野生动物的过程中,最让人感动的莫过于伤愈的鸽子回到蓝天的怀抱、走私运来的猴子回到森林的摇篮。

  但是,救助野生动物的价值并不在于救一两只落难的动物,更是在于获救个体背后的整个种群(population)。

  近来,野生动物买卖猖獗,从2009年至今,关爱动物研究协会(Animal Concern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Society,简称ACRES)的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已救援超过6000只野生动物,平均一年600只。

  本期《大特写》,排列五定胆最准的专家邀请大家来看看,作为本地唯一救助野生动物的机构,ACRES如何拯救外来的野生动物,并护送它们回国,也想想自己能为它们做什么。

  三周前《大特写》报道,国家公园局(NParks)六年前推出自然连道(Nature Ways)试验计划,在城市仿造森林环境,在两个绿地(如自然保护区及公园)之间栽种精选的灌木和乔木,搭建让动物穿梭的道路。目前,本地有18条自然连道。

  因此,新加坡不只是“花园城市”,也正迈向“森林城市”,如今城市各角落都可能看到野生动物,包括闯到排水沟的蟒蛇、路中央的巨龟或组屋底层的绿鬣蜥等,但当中好些是“非法移民”。

  ACRES副执行理事长卡莱(32岁)说,它们被人用飞机或船偷运入境,许多在关卡截获,以爬虫类居多。

  单单上个月两周内,移民与关卡局和辅警就侦破两起偷运乌龟的案例。

  4月13日凌晨,关卡局人员在一辆车内的储物格发现藏在眼镜盒的豹纹龟,同一天在司机住家搜出苏卡达象龟、马来食螺龟和屋顶麝香龟。

  4月26日,兀兰关卡执法人员查到50岁高级机舱服务员企图携带22只印度星龟非法入境,把它们放进穿孔的布袋,再藏进汽车行李厢。

  起获的豹纹龟和印度星龟是濒危物种,马来食螺龟和苏卡达象龟则属易危物种。

  有些野生动物被起获后会送到ACRES照顾,包括亚洲巨龟、球蟒、印度星龟、绿鬣蜥和长尾黑颚猴。

  其中亚洲巨龟和长尾黑颚猴都已送回原本的国家。目前,ACRES共有154只野生动物,包括87只印度星龟、11只绿鬣蜥。

  印度星龟的市价介于200元到400元,绿鬣蜥的要价介于400元到650元。

  被护送回国的亚洲巨龟叫博尔茨(Boltz,意指闪电),与快如闪电无关,而是因为龟壳有道闪电般的裂痕。

  4月16日,ACRES将六只野生数字排列五专家预测龟送回马来西亚,其中四只是列为易危物种的亚洲巨龟,两只是列为濒危物种的缅甸陆龟。

  它们被人遗弃在马路上,被发现时身上几乎都有旧伤痕迹。

  在ACRES呆了约七年的亚洲巨龟博尔茨(Boltz),2011年10月被发现时疑被卡车碾过,重伤伤愈后,龟壳留下闪电般的裂痕,因而得名。

  副执行理事长卡莱说,刚到ACRES时,博尔茨常探头望外,试图爬出笼子,渴望回到外面的世界。过后ARES在2013年建了一个户外避难所让乌龟们栖息。

  被关在大士工厂铁笼的非洲长尾黑颚猴获救后,在一年细心照料下,体重从4.2公斤增加到七公斤,养胖了67%。

  2003年5月,ACRES执行理事长黄国光和团队接到举报电话,得知在大士某间工厂,看到来自非洲热带草原的长尾黑颚猴锁在生锈铁笼里。

  生性奔放的猴子受困在1.5米高2米宽的生锈笼子里,每天看同样风景,吃同样食物,百无聊赖。

  ACRES介入后,经过一年接洽与安排,终于在2004年5月5日,搭16个小时的飞机,将名为布鲁(Blue)的雌性长尾黑颚猴送回赞比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。

  布鲁年幼时被迫与家人分开,坐船送到新加坡,随后买家关在笼子里喂养,它获救时只有4.2公斤,运回非洲前体重增至七公斤。

  布鲁能回到故乡当然是美满的结局,但无数动物在非法宠物交易中丧命,或在运输途中身亡,幸存者也大多活在恶劣环境或遭虐待。

  如今,布鲁在赞比亚野生动物保护区找到另一半托尼(Toni),并已生了两个孩子英迪格(Indigo)和萨菲尔(Sapphire)。

  她是第一只ACRES从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中拯救的野生动物,后来ACRES更以蓝色的她作为组织标志。

  这标志描绘布鲁经历了重重磨难,欢快地跳舞,洋溢重获自由的喜悦。

  农粮兽医局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4月,我国已起获13起野生动物非法贸易事件。照此趋势,今年或将是六年来最多的一次。

  农粮局进口与出口管理署、检验检疫署署长黄美诗说,在新加坡饲养刺猬、蜜袋鼯和豹纹壁虎都是违法的。违例者一经定罪,可罚款不超过1000元,并没收该野生动物。

  若该野生动物受“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”(CITES)保护,拥有或出售者,每件物种可罚5万元(罚款总额不超过50万元),或监禁最长两年,或两者兼施,并没收该野生动物。

  黄美诗说,野生动物不适合作为宠物饲养,因为它们可能向人类传播人畜共患疾病。若管理不善会造成公共安全风险,野生动物的安危也受影响。此外,非本地原产的野生动物若放归自然,也会对我国的生物多样性构成威胁。

  大士关卡下半年将在入境处装上两套全新的射线照相扫描系统(radiographic scanner portal),用X光扫描司机座位以后的巴士车身,到时无论私烟、偷渡客、炸弹、毒品、危险的放射性物质甚至动物走私,都将无所遁形。

 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(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)是衡量全球主要物种生存状况和受威胁情况的清单,他们将物种的濒危等级划分为七级,由高到低分别为:灭绝(EX)、野外灭绝(EW)、极危(CR)、濒危(EN)、易危(VU)、近危(NT)和无危(LC)。其中极危、濒危和易危物种统称为受威胁物种。本地五大珍稀野生动物里,有四种皆属于受威胁物种。

  ACRES每个月接到多达700通热线电话,平均每天20多通,但并非全与动物走私有关,居民在城区看到蛇或蜥蜴,或发现受伤的飞禽都会拨电向ACRES寻求支援。

  卡莱说,发现小鸟从树上掉下的情况,不一定派人救援,因为小鸟掉在地上有时只是学习飞行的自然过程。ACRES会通过电话教民众如何判断小鸟是否受伤,包括观察它们的行动、飞行、翅膀和羽毛。若鸟儿举止反常,就会立即派人去救援。

  如果ACRES同时接到两通要求支援的热线,一只是濒危动物,另一只是普通动物,会选择拯救伤得较重的,而非单考虑哪一只是濒危物种,公平对待每个生命。

  24岁俄罗斯美女画家爱帮动物画画,借此宣传保护野生动物。

  苏菲亚(Sofiya Shukhova)17岁时远赴法国学建筑设计,22岁毕业后用一年摸索生涯规划。她前年10月结婚,曾在越南当义工,婚后随在南洋理工大学教书的丈夫来新,去年11月在ACRES开始第一份正式工作——艺术和传播执行。

  她的职责是与不同的机构联络,寻求资助维持ACRES运作,她的画作也做成商品售卖,部分捐给ACRES。她说,ACRES每个月的营运开销高达7万元。

  虽然薪水不高,但能从事自己喜欢的事,朝九晚五的工作时间结束后,偶尔和同事一同外出拯救野生动物,她感到很快乐。

  “最让我难忘和感动的时刻,其实不是拯救野生动物,而是当它们复原后,释放回大自然的那一刻。”

  苏菲亚的父亲和哥哥都热爱艺术,她从小耳濡目染爱上画画。父亲是雕塑家,会画人、风景和抽象画,但为了养家糊口而成为工程师。哥哥是建筑师。

  苏菲亚的作品曾在俄罗斯、法国和拉脱维亚展览过。她刚结束俄罗斯莫斯科画展,作品正在运回来的路上。

  她说,展览过程中,最有成就感的是看到民众因为看了画作而开始欣赏并尊重野生动物。

  “画动物时,我先开始画的眼睛,因为无论人或动物,情感都从眼睛流露。很多时候我都能从眼睛感受到它们的悲伤,这是我喜欢画眼睛的原因。”

  苏菲亚喜欢动物,也尊重它们。好比她在俄罗斯没见过蛇,来到新加坡后,了解到蛇的习性和在生态平衡中扮演的重要角色,她从一开始的无感到懂得欣赏它们。她说,网纹蟒蛇在新加坡很常见,主要食物来源是老鼠,在控制老鼠数量上扮演重要的角色。

  她也画了许多本地野生动物,如豹猫、穿山甲等,只要拯救过的野生动物,她几乎都会记录在画册里。

  她的作品包括一只马来穿山甲。去年,ACRES接到居民求救电话,得知这只马来穿山甲被足球门上的网缠绕无法脱身,获救后在兽医检查下证实割伤。治愈后ACRES便把它放回野外。

  目前,ACRES有约四成的义工来自欧洲各国,有些是来本地工作的人士,有些是留学生,年龄介于25岁到35岁。当义工无需任何条件,只要求热爱动物,ACRES每年也办国际义工体验活动,义工们通常逗留半年左右。

  请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

编辑:admin
Copyright © 2002-2017 版权所有